“当你在赞比亚首都国际机场降落时,能看到一块写有欢迎标语的广告牌在宣传中国银行的服务。”《南华早报》1月21日发文称,随着美元走强,许多面临债务困境的非洲国家正放弃美元转投其他货币的怀抱,而中国正继续在当地推动人民币和非洲本币的使用。有业内人士指出,越来越多国家希望建立能抵御欧美经济制裁的金融基础设施,人民币国际化也将使中国外交政策更加灵活,“未来美联储的重要性会下降,中国央行影响力会上升”。

文章提到,尽管在非洲,中国国有金融机构能提供完善的人民币服务的国家并不多,但发展趋势已经很明显。除赞比亚外,中国银行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设有分行,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设有代表处。中国银行还在赞比亚建立了第一家非洲子公司,为客户提供人民币存取款业务。其设在赞比亚首都卢萨卡和北部铜矿地区的小镇基特韦的分支机构,正在为越来越多的中国矿业公司和移民提供服务。

最近,中国银行还宣布,为在非洲推广使用人民币,其赞比亚分行将帮助促进人民币在贸易中的使用。去年9月,赞比亚总统希奇莱马访问中国时同意增加双方本币贸易比例。紧接着在12月,中国银行副行长林景臻访问了赞比亚,表示将利用该银行的全球影响力,促进使用人民币的经济和贸易关系——不仅与赞比亚,而且也包括其他非洲国家。

除赞比亚加强与中方的金融合作外,埃及去年发行了价值35亿元人民币的三年期熊猫债(指境外机构在华发行的以人民币计价的债券),面临债务偿还问题的肯尼亚也正考虑发行熊猫债,以确保资金用于偿还今年到期的20亿美元欧洲债券。

资产管理公司FIM Partners宏观战略主管查理·罗伯逊(Charlie Robertson)表示,西方对俄罗斯的严厉金融制裁使中国决心加快人民币的使用,鼓励使用人民币还能使中国的外交政策更加灵活。

“埃及和赞比亚这么做有很好的理由,这是合理的多元化策略——将主要的美元货币风险分摊到更广泛的货币。”罗伯逊指出,否则一旦美联储大幅加息推动美元走强,埃及和赞比亚将面临很大的风险。

“未来美联储的重要性会下降,中国央行影响力会上升。”罗伯逊说,“我笃定中国将大力推动用人民币开展越来越多的贸易和债务业务,目前中国的利率低于美国。”

2022年12月,毛里求斯成为继南非和赞比亚之后,人民币清算中心落户的第三个非洲国家。毛里求斯银行第一副行长马尔达亚·科纳·耶鲁库农表示,考虑到中国的经济体量,随着全球更多人民币清算中心设立,“人民币必将成为全球最重要的货币之一”。

2023年5月,中非跨境人民币结算中心在义乌浙江稠州商业银行揭牌。8月,非洲大陆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南非标准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续签了为期五年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协议。

《南华早报》引述撒哈拉以南地区地缘经济分析师阿里-汗·萨楚(Aly-Khan Satchu)的话指出,人们更广泛地使用人民币是大势所趋。

“我们非洲正处于一个转折点。”他表示,借入美元资金的非洲国家不仅被排除在美元资本市场之外,而且他们的债务还随着外汇调整有所增加。

萨楚表示,这种情况难以为继,促使非洲国家实现美元敞口多元化,非洲国家未来将发行更多的熊猫债。

他说:“与最大的贸易伙伴(对于非洲大陆大部分地区来说是中国)开展(人民币)贸易意义非凡。因此,扩大使用(人民币)是理所当然的。”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亚洲项目学者罗伯特·格林(Robert Greene)表示,许多新兴市场正在推行在跨境贸易中使用本币的政策,因为他们认为这么做能够减少国内对美元的需求,有助于减少本币贬值和汇率风险。

“此外,在有些国家,人们希望建立更能抵御美国和欧洲经济制裁的金融基础设施。”格林说。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