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FPRO:B费是一年内出场次数最多的球员,为曼联和葡萄牙队出场72次,场均92.6 分钟。

●邮报Chris Wheeler的文章:曼联本赛季灾难性开局后面临的六大问题

不断的伤员,伤病是足球的一部分,但不可否认的是,伤病严重影响了曼联的表现。

从后场到前场,曼联存在严重的不平衡,球队在防守和进攻上都很强大——只是不是在同一时间。

门将的状态,奥纳纳虽然只有一个重大失误(客战拜仁首球时的脱手),但是目前奥纳纳还没能证明滕哈格选择他的正确性,竞技和心理状态存在问题。

场外不必要的干扰因素,安东尼和桑乔的两个事件都影响了球队的士气,球员们注意到,在滕哈格的第一个赛季中建立起来的团结已经失去了很多。

拉什福德状态的低迷,和上赛季比起来,本赛季的拉什福德在传球和射门之间存在着犹豫和选择错误,需要他及时找回状态。

●@RobDawsonESPN:接近滕哈格的消息人士说,滕哈格觉得他不能像他希望的那样严厉地批评球员,因为他担心球队的精神脆弱。

他还提出了在比赛中遇到挫折时要有正确的肢体语言的问题,并且越来越感到沮丧的是,他的信息没有传达给他的球队的特定成员。

霍伊伦礼貌地听着视频通话另一端足球主管的谈话,但当通话结束时,他的想法没有改变。霍伊伦仍然想要加盟曼联。

这一决心让曼联感到欣慰,这位让曼联花费8500万欧元签下的前锋,对俱乐部的承诺坚定不移,因为视频通话的另一端,试图说服霍伊伦改变主意的人是巴黎圣日耳曼主席纳赛尔。

纳赛尔在欧洲足坛有很大的影响力,他经常亲自参与转会,今年夏天他还与转会目标登贝莱和西蒙斯进行了交流,概述了法甲冠军对他们的愿景。登贝莱和西蒙斯都同意加盟PSG,西蒙斯后来被租借到德国的莱比锡。但霍伊伦拒绝了。

PSG为霍伊伦开出了比他在曼联最终同意的条件更高的薪水,并向他的意大利俱乐部亚特兰大开价5000万欧元。然而,在老特拉福德踢球的吸引力对这位20岁的球员来说是压倒一切的因素,他在揭幕仪式上说,他在哥本哈根长大,是弗格森爵士当年连续赢得英超联赛冠军的球迷。

早些时候,霍伊伦还通过视频电话认识了滕哈格,并理解了曼联主帅希望他加入球队的愿望。

签约前,霍伊伦与荷兰主教练进行了多次交谈,并详细了解了他如何融入球队。滕哈格喜欢他在防守队员身后重复跑动的能力以及出色的压迫和冲击得分的能力。认为他有一种进球嗅觉的本能,而霍伊伦的身体素质(他身高190 厘米)将为曼联的进攻提供一些不同的东西。

霍伊伦的个性是滕哈格首选他而不选择其他前锋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刚刚结束的国际比赛期间,霍伊伦在客场击败芬兰队后,拿起扩音器告诉兴高采烈的丹麦球迷,他们的国家将参加明年夏天的欧洲杯,这一幕并不会让人感到意外)。滕哈格承认霍伊伦在比赛中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但他认为霍伊伦是曼联的长期球员,一个每天工作并发挥自己潜能的人。

促成这些电话的是代理滕哈格的经纪公司SEG的联合创始人基斯·沃斯,沃斯继续与曼联谈判霍伊伦德的合同,但在此之前,他已经做了六次游说,才让霍伊伦成为他的客户。

当2023年初霍伊伦明确将接受新的经纪公司时,一场争夺战就被点燃了,去年1月,霍伊伦从哥本哈根转会到格拉茨,7个月后又从奥地利俱乐部转会到亚特兰大,Boutique Transfers & Management的老板本伊万·内斯和霍伊伦的经纪人延斯·奥加德·佩德森一起处理了霍伊伦的转会事宜,但现在世界转会市场的领导者们正在向他提出新的提案。

最终,曼城主帅瓜迪奥拉的弟弟兼经纪人佩雷于2021年加盟的SEG公司胜出。

沃斯首先通过霍伊伦在亚特兰大的队友、SEG的现有客户马丁·德·罗恩取得了联系,并与霍伊伦德的父亲安德斯进行了初次面谈。随后在哥本哈根进行了第二次会面: 与安德斯和霍伊伦的母亲克尔斯滕一起,沃斯介绍了SEG可以向霍伊伦提供的服务。

随后,他们前往意大利北部的亚特兰大所在地贝加莫,与球员本人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交流,之后又举行了三次会议,并在会上概述了详细的计划。整个过程被描述为非常彻底,在足球界也是罕见的,一轮又一轮的会谈使得参与竞争的经纪公司越来越少。

霍伊伦与SEG签约的条件是获得从亚特兰大的转会,而曼联是他的理想目的地。如果任何一方对彼此的关系不满意,合同还包括一个试用期。霍伊伦转会的消息在五月底传出。

沃斯随即开始推动亚特兰大队的转会。他直率的做法与意甲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产生了一些摩擦–他的任务是为曼联争取更低的转会费–总经理卢卡-佩尔卡西最终拒绝接触,转而与Base公司的代表进行了交谈,Base公司由联合创始人弗兰克-特里姆博利领导,经纪人保罗-布萨多提供协助。亚特兰大俱乐部与Base公司的关系密切,该公司参与了俱乐部的许多交易。

转会主要是由佩尔卡西和特里姆博利代表亚特兰大与曼联足球总监约翰-穆塔夫和足球谈判主管马特-哈格里夫斯谈妥了霍伊伦的价格。

亚特兰大高级招聘主管康格顿将霍伊伦从格拉茨带到了亚特兰大,并为他估值1亿欧元。曼联虽然还保留了其他目标选择,以防亚特兰大在价格上拒绝让步,特别是法兰克福的穆阿尼,但到七月中旬曼联开始美国季前之旅时,显然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霍伊伦身上。当时,曼联已提议用自己的几名球员(包括中场球员范德贝和弗雷德)进行交换,以抵消部分费用,但亚特兰大方面只想要现金。

穆塔夫随曼联在新泽西、圣地亚哥和休斯顿等地进行季前赛,但在7月27日与皇马的比赛后,他飞回了英格兰,以帮助敲定霍伊伦的交易。在当时,哈格里夫斯在曼联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哈格里夫斯于今年6月正式加盟,曾担任阿迪达斯的体育营销总监,经纪人希望他专注于球员合同,但他积极参与了霍伊伦交易中俱乐部与俱乐部之间的谈判,并给他的同事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曼联的球员们在旅途中密切关注着事情的发展,在圣地亚哥酒店休息的时候,边锋加纳乔与队友们讨论了他希望俱乐部签下一名能够在禁区内接应传中得分的前锋的想法。

7月29日,就在滕哈格带队前往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特里顿足球场,在100多名球迷面前进行公开训练的几个小时之前。曼联与亚特兰大达成了7500万欧元外加1000万欧元附加条款的转会协议。

这一费用虽然低于亚特兰大最初的要求,但根据霍伊伦过往取得的成绩,许多业内人士认为这一费用过高。

2022年夏天,在他以1700万欧元的价格离开格拉茨加盟亚特兰大之前,他的身价只是这个数字的一小部分。 当时曼联在探讨转会选择时,霍伊伦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在目标名单里。

但去年11月和12月世界杯后,霍伊伦的出色表现吸引了曼联的注意力,当时霍伊伦在为俱乐部和国家队出战的16场比赛中打进12球,几位资深球探和经纪人一致认为他是一位真正的欧洲天才。

曼联掌握的消息是,PSG向亚特兰大开出了第二份价值6000万欧元的报价,并准备将报价提高到8000万欧元。然而,法甲冠军否认了这些数字,纳赛尔对霍伊伦的估价接近他们最初的报价。曼联也相信热刺是霍伊伦的线万英镑,但最终这家伦敦俱乐部没有正式宣布他们的兴趣。

对于一些人来说,霍伊伦的转会让他们想起曼联在2015年夏天购买的马夏尔。这位法国人在19岁时和曼联签约,在法甲摩纳哥队的70场成年比赛中打进15球,转会费高达4470万英镑。此后,马夏尔在为曼联出战的301场比赛中只打进88球,许多人认为他的进球率与支付的费用和对他的期望值不符。

核磁共振扫描显示,他的背部有一个热点可能会变成应力性骨折。这类的伤情是一种球员自己都可能没有意识到的伤病,甚至可以继续比赛,但通常需要谨慎的管理。

有一段时间,曼联似乎不得不重新评估这笔转会所涉及的资金,但霍伊伦被派往伦敦与副足球总监安迪·奥博伊尔进行了更多的检查,俱乐部认为他只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工作人员计划他在9月3日对阵阿森纳的比赛中上演处子秀,这将是本赛季第一次国际比赛日之前的最后一场比赛,后来证明这个预测是准确的。

曼联在8月5日确认了这笔交易,当时霍伊伦在对阵朗斯的热身赛前走出老特拉福德的通道。他签署了一份到2028年的合同,其中包括+1的选择权,还包括在此期间的激励奖金。同一天,SEG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篇一份新闻稿宣布了自己的参与,其中写道:“SEG代表拉斯穆斯和曼联进行了这次转会。”

球员的父母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选择SEG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转会曼联的时机是正确的,这是他职业生涯中正确的一步。”

曼联过去曾签下SEG的客户–范佩西和德佩,但自从去年夏天滕哈格从阿贾克斯加盟曼联以来,SEG在曼联的影响力有所增强。沃斯是卡灵顿和老特拉福德训练场的常客,曼联工作人员和其他经纪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沃斯还参与了从意甲球队佛罗伦萨租借阿姆拉巴特的工作,他的长期经纪人马哈茂德·埃尔·布斯塔蒂在夏季转会窗的最后一天完成了这项工作。

滕哈格信任沃斯,认为他可以在各哥联赛中提供市场帮助,并充当消息的传递通道。 尽管如此,员工们还是对这种动态所造成的紧张关系保持警惕,并致力于防止利益冲突。

8月27日,沃斯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张自己在老特拉福德主场更衣室的照片,并配文:“这些天来,我和妻子对‘家’这个词有了不同的理解。”

签下霍伊伦,曼联很满意在赛季开始前完成三个优先位置的工作,他们还签下了切尔西中场芒特和国际米兰门将安德烈·奥纳纳。霍伊伦也很开心,他和亚特兰大主教练加斯佩里尼有过分歧,想要离开。

在一个理想的计划里,滕哈格还希望一个在英超被证明的中锋和霍伊伦一起参加比赛,霍伊伦在这样一个年轻的年龄代表着一种赌博,他之前只在欧洲的一个主要联赛中首发过20次。

英格兰队长哈里·凯恩是他的首选,但曼联在6月中旬考虑到这笔交易的总体成本,放弃了对凯恩的追求。热刺主席丹尼·列维曾表示,凯恩需要1.2亿英镑的转会费,无论如何,曼联都不愿意与另一家英国俱乐部进行交易,而曼联被告知凯恩的工资将接近每赛季3000万英镑。穆塔夫一直认为,与列维进行旷日持久的谈判是不明智的,因为没有价格上妥协的保证。

今年夏天的前锋市场十分繁忙。 在拜仁慕尼黑力争签下凯恩之前,霍伊伦就在拜仁的名单上。 切尔西也询问了霍伊伦的详细情况,而PSG则从丹麦人转向签下了拉莫斯。 拉莫斯今年22岁,以租借形式从本菲卡转会至巴黎圣日耳曼,预计明年夏天以6500万欧元加1500万欧元的价格永久转会。PSG还在转会窗后期以9000万欧元签下了24岁的穆阿尼。

曼联提到的另一个名字是埃文-弗格森,他曾在曼联试训过,两年前从爱尔兰波希米亚俱乐部签约布莱顿。 上赛季末,曼联曾向弗格森提出过这个问题,但弗格森方面一直没有确认具体的意向,无论如何,他都认为布莱顿是这名18岁球员继续在正规比赛中取得进步的最佳选择。4月25日,弗格森与布莱顿签订了一份到 2028 年的新合同。

霍伊伦在酋长球场首秀出场23分钟,在对阵布莱顿的比赛中出场64分钟,在对阵拜仁的比赛中出场81分钟。迄今为止,他在所有三次出场中都发挥了作用。

霍伊伦在对阵阿森纳的比赛中替补出场,他立即将加布里埃尔压住并赢得了身体对抗。他用后脚跟给卡塞米罗做球,虽然后者的助攻因为加纳乔的越位被判无效,他也为曼联提供了后场一个更直接的传球机会。

他的表现得到了曼联工作人员的一致好评,认为他在训练中的表现 就像一头野兽。据说,哈格里夫斯就坚定地认为,曼联为一位真正的球星做了一笔好交易。

霍伊伦本以为自己第一次首发就进球了,在对阵布莱顿的比赛中,拉什福德横传,霍伊伦破门,将比分改写为 1-1。但VAR裁定拉什福德带球出界,这让他的喜悦戛然而止。下半场,霍伊伦德被换下,换上了马夏尔,现场嘘声四起,这也说明了霍伊伦的表现引起了人们的兴奋。

让曼联感到高兴的是,霍伊伦德在下一场比赛中就打进了他的第一个正式比赛进球,在他的欧冠处子秀中,他又一次巧妙地在禁区内获得射门空间。

在签下霍伊伦之前,穆塔夫曾预测即使霍伊伦完全健康也不会每场比赛都首发,因为滕哈格希望让他逐渐适应英格兰的比赛。但现在,在球队存在诸多问题的情况下,霍伊伦正在成为一名关键球员,因为滕哈格的其他选择都有缺点: 马夏尔的压迫强度不如拉什福德,而拉什福德在左路的表现更好。现在的情况是形势决定了轮换霍伊伦德并不像计划的那样简单。

霍伊伦提供了曼联多年以来缺少的冲击力,但是还得省着点用,毕竟这么大体格,但是目前没人和他轮换,等后面再说吧

现在感觉是球员心理和状态问题,奥纳纳就算再差,也不至于像这两场似的,估计还得自己调整一下,门将教练现在是谁我都不知道…

网络刷单是违法,切莫轻信有返利,网上交友套路多,卖惨要钱需当心,电子红包莫轻点,个人信息勿填写,仿冒客服来行骗,官方核实最重要,招工诈骗有套路,预交费用需谨慎,

低价充值莫轻信,莫因游戏陷套路,连接WIFI要规范,确认安全再连接,抢购车票有章法,确认订单再付款,白条赊购慎使用,提升额度莫轻信,网购预付有风险,正规渠道很重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